在“音卓”学完钢琴课程 翻出合同发现252节课只上了232节

来源:每日商报  2014/12/19 9:43:04   浏览次数:

  

  合同中标明“第3、4学阶为72节,第5、6学阶为108节”

  林先生在整理东西时,偶然发现一张孩子之前学钢琴的课程合同,就又看了一下内容,发现原本应该上的252节课,培训学校至少少上了20节课。因为课程已经结束了,林先生想把少上的课程费用要回来,不过没有成功。

  报名学钢琴的培训机构改了一次名 老师让家长签了一份课程确认函

  2010年,林先生为孩子报了杭州贝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课程,学习钢琴。

  在与这家教育咨询公司销售人员沟通后,林先生为孩子报了6学阶的课程,总共252节课,前4学阶每学阶为36节课,到5、6学阶时,各增加了18节创意课,变成每学阶54节课。252节课,每节课288元,打折后林先生实际支付了49351元。

  之后,林先生孩子就开始在这家教育培训机构学琴,一直学习完3学阶后,这家公司因为某些原因,将机构名称从“贝思”改成“音卓”。

  不过,教育机构名称虽然变了,孩子上课没有受影响,而且用的教材也还是一样的,林先生一家就放心让孩子继续学琴。

  林先生记得,在第4学阶的课开始后,有一次课后,老师拿了一份确认函,说是让家长确认下后面学阶的课程还有多少。“上面写了还剩多少课程,我们没细看就签了字。”林先生说,他之所以没细看,因为这个不是什么补充协议或者合同,只把它当作老师和家长之间一个简单的确认。

  整理东西发现“履行完”的合同

  252节课居然整整少上了20节?

  签了这个确认函,为之后的纠纷埋下了伏笔。

  今年10月份,林先生孩子的6个学阶课程都上完了。但是有一天,他在家整理东西时,无意间翻出了当时签的合同。

  “因为是合同类的东西,我又认真看了一遍。”林先生说,这一看他才发现问题,培训学校给他孩子上的课没有到252节,少了很多。

  林先生说他记得6学阶时,孩子上的是大课10节,小课20节,创意课10节,总共40节,与合同里说的54节要差14节课。于是,他又算了下,发现孩子实际上课大概只有232节,也就是说少了20节课左右。

  一下子少了这么多课,林先生有些气愤。于是他找到培训学校讨说法,没想到“音卓”找出当初课堂上老师让他签名的确认函,表示对于这个课时数,当时已经经过林先生的确认。林先生对这样的解释不能认同,“如果是个补充协议,也要给我们留一份的,而且当时也没和我们说是合同变化了。”

  林先生坚持要按照最初合同上的课时数来算,“音卓”方面提出向总部汇报情况,但是等到的回复还是一样,课程已经上完了,而且当初林先生也签了确认函。林先生依然不依不饶,又等了一个星期,“音卓”方面给出了一个新的解释:小课原来是30分钟的,6学阶的小课都延长到50分钟了,所以时间上应该是达到要求了。

  “虽然我们后来发现课程时间变长,但是当初没有告诉我们,合同中也没有这样写明。”林先生在与“音卓”协商几次无果之后,向商报维权热线联动的12315热线投诉,他希望“音卓”按照每节课约196元(252节课49351元)退还少上的课程费用。

  “音卓”称操作没有问题

  消费者可以走司法途径

  合同约定的课程数,为什么最后少了这么多?昨天,记者找到“音卓”的朱校长,她对此表示,因为后面的小课时间延长到了50分钟,而且之前也发确认函让林先生确认过。

  记者提出看一看林先生当时签的确认函,朱校长不愿意出示,称只能出示给司法机关。对于确认函中的内容,朱校长承认只写明了剩下多少课程,每节课时长的变化由老师口头告知。

  对于林先生的要求,朱校长表示当时发现课程时间有变化,林先生有异议就可以提出来,而现在课程都已经上完了。如果林先生不认可,可以走司法途径,朱校长表示“音卓”的处理没有问题。

  课程发生变化,中间通过一个确认函加口头告知是否有效?浙江君策律师事务所林忠再律师认为,对于课程时间变化,双方的说法不一,本着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,“音卓”需要拿出证据证明老师口头告知过课程时间延长。

  双方的合同中只是约定了课程节数,并没有说明每节课的时间。“林先生提出按照实际上课节数算,退还少上的课程费用的主张,可以试着向司法部门提起诉讼。”林忠再建议。

猜您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