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南全国产粮大县丹阳 “农二代”返乡务农的困境

来源:江苏电台  2016/3/17 14:57:42   浏览次数:

  苏中科财网讯   近年来,中国农村的年轻人大量涌入城市工作,而在农田里耕种的还是他们那些几十年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的父辈。但当他们老去后,谁来种地,地又该怎么种?中国的18亿亩农田等待着答案。如今,作为苏南唯一的全国产粮大县,丹阳开始有一些“农二代”选择回到故乡从事现代农业生产。记者调查后发现,虽然这些年轻的农民给传统的农村带来了新鲜的空气,试图走出一条不同于父辈的现代农业之路,但目前这条路仍然崎岖坎坷。

  虽然春寒料峭,但田间依旧是一片绵延的青翠,只是不见人影。只有在田间公路上,偶尔还会有瞪着三轮车拉送肥料的农民与我们擦肩而过。

  

  这里是丹阳市珥陵镇积庆村,我的采访对象蔡俊华的故乡,他经营的“吉庆家庭农场”刚刚被评为“省级示范家庭农场”,并获得了10万元的补助。值得一提的是,蔡俊华曾经在丹阳、常州做过报社编辑,经营过园林公司,告别故土数十年,是近几年才回到积庆村的。蔡俊华:“我42岁,小时候刚刚分田到户以后,什么农活都做过了,非常清楚地里怎么回事。我们是最后一批对土地有情结的人。我们现在农村的收入很少,年轻人都出去了,没有人种地。我们这边原来的老书记就跟我讲,现在你可以回来,把这个地方弄弄好,为老百姓创收啊。”

  但返乡务农的路不轻松,以丹阳政府提供的10万元的补助来说,是为了购入烘干机设备而提供的专项补助,为此蔡俊华自己也贴了八万元,但这样现代化的农机设备,蔡俊华却不敢用:“现在不少人种粮食,用烘干设备烘好了、包装好了都要成本,粮食储存虽然各方面都达到了很好的标准,但是效益没有啊。我还不如从地面直接拿出来晒晒进农管所,直接卖掉比较上算。”

  

  为什么用现代农机设备种田会没有效益?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包宗顺总结了原因:现在土地流转承包租金不断增长,劳动力人力成本提高,但粮食出售的价格近年来却持续走低,再加上国际市场农产品价格低廉,竞争激烈,因此现在种地的利润就越来越微薄。包宗顺:“家庭农场也好,合作社也好,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土地的租金成本。现在租金和农作物(价格)差不多是一比一,成本这么高你怎么跟国际市场竞争,没法竞争。”

  珥陵镇上店村的“志祥家庭农场”同样借助政府补贴购入了大量农机设备,在他家的厂房里,各种农机设备加起来成本近百万元。考虑到光靠种自家田收不回本,他们还会利用这些设备为乡亲的农田播种、插秧、收割,收取劳务费。陆韦栋是这家的长子,一个年轻的80后农二代,他过去学的是机械维修专业,也当过电炉厂工人,最终决定回乡务农。陆韦栋:“既然买了设备嘛,所以我们当时就考虑多承包一点土地,土地一多大概是两三百亩,忙不过来啦。所以我在厂里我也想,因为种田基本上就是两季嘛。当时我就找领导商量,种水稻小麦的时候放我一两个月假,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。那没办法,我只能选择一样,要么回家,要么上班。”

  

  对于如何在种田微薄的收益中寻找更多利润, 陆韦栋认为农产品要独立加工,品牌化经营。 陆韦栋:“我考虑发展,土地承包到1000亩左右,家里机械设备都有了。就从土地直接到零售销售,造一个加工厂,做一个品牌然后拿去卖,中间岔开很多地方,那个利润就很高。”

  但虽有豪情壮志,可陆韦栋却暂时无法将之付诸实践。原因很简单,他没有资本进行前期投入,这也是所有回到农村务农的农二代面临的共同难题:想要从传统农业里走出一条新路来,但不管是大规模机械化农业,还是品牌化经营,亦或是做绿色有机农产品,没有雄厚的资本投入,就无法大展拳脚,也无力承担风险。

  根据丹阳市农委统计,目前丹阳返乡务农的“农二代”近300人,他们都拥有同样的特质:或是像蔡俊华一样有公司作为销售渠道,或是像陆韦栋一样有维修技术,再或是有互联网思维线上销售农产品,各有所长,而单纯只是回到农田上卖把子力气的农二代几乎没有,这也是他们这些新型农民和父辈的最大区别。

  在丹阳市农委副书记徐菊芳看来,现代农业需要资本的投入,虽然是农民目前无法承担的,需要时间去积累。但他们所掌握的现代技术、全新的销售理念,同样也是一种很有价值的资本,同样可以为他们的农田里结出丰盛的回报。采访中,记者发现这些农二代中的大多数都属于“兼职”性质,他们的家庭和工作都在城市,可以是银行职员、教师、工人,只是利用闲暇回家里帮忙。徐菊芳认为,想要更多的年轻人回到农村,农村的基础配套设施还需要尽快的完善。徐菊芳:“国家对城乡一体化,包括对一二三产业的融合,也是考虑到农民怎么回乡怎么就业生活,比如说农村教育的师资力量、农村卫生的水平,这两块要是解决的话,返乡到农村生活工作的吸引力就更大。”

猜您喜欢的